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常发的博客

一身军装、一首军歌、一个军礼、一声口令、一群战友!

 
 
 

日志

 
 

《我的“小人书”至今也没还给我!》【原作】  

2007-09-14 10:41:53|  分类: 美好的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小人书”至今也没还给我!》

                                        ------ [原作]  一生中最难忘的一件事

那是“文革”期间的事了,但是,每当想起来时,就象是发生在昨天,它已经深深地刻画在我的脑海里了。

那时我家住的是一栋日式小二楼,据说是日本的一所建筑学校的毕业生在20世纪30年初的毕业设计建造的(用现在的话叫别墅)。我和弟弟住一个房间,室内设施很简陋,有一个原建筑的大壁柜,两张单人床,床面下是个人物品的储藏柜,还有一个茶几,一把椅子,这些物品都是公家的每月交租金。除此再没有什么摆设了,非常简单。我们过着非常平淡、清贫、愉快的生活。

突然,有一天,平静的日子被突来的“革命造反”搅乱了。

我记得,那天的天空布满了乌云,阴深深的,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我一早就去豆腐房排队买豆腐,直到快中午时才买到。我端着一小盆豆腐回家,远远就看到我家小楼前围着很多戴“红袖标”的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涌上大脑------出事了。我飞快地往家跑,拨开围着的人群直冲进室内。室内已经有很多戴着“红袖标”的人穿着大泥鞋踩在木制地板上,在各个房间里胡乱的翻动,就连洗浴的卫生间和小仓储间也被翻动的乱七八糟。

在父母的房间里,爸爸不在,只有妈妈独自站在地中间,面目非常严肃冷静地看着那些戴着“红袖标”的人在胡乱翻动家中的物品。妈妈看到我进来,什么也没有说。我只好退回我自己的房间。心想:爸爸出事了,“红袖标”来抄家了”。

在我住的房间里,也有几个戴着“红袖标”的人在胡乱的翻动着我和弟弟的物品,衣物、被褥都被扬开散落床上地下。我床下储藏柜里的一纸箱的小人书也被搬出放在了椅子上,一个戴着“红袖标”的二十来岁的人,一边翻看着小人书,一边对另一个戴着“红袖标”的人说:“把这些小人书也拿回去。”

这些小人书能有二百多本,都是我平时里用父母给的零花钱不舍得买冰菓儿、汽水、糖块吃,一分一分攒起来,攒到一角两角时,就买一本小人书,这是我经过十几年辛辛苦苦从自己的牙逢中抠出来的啊!为了买一套《三国演义》(60本)小人书,我差不多用了两年多的时间,才一本一本的买全了。我不顾一切地冲上前,一把夺下那个戴着“红袖标”人手中的小人书,边往箱里放边说:“这是我的东西,你凭什么要拿走?”我这一大胆的突然举动,使这个比我还高半头的“革命造反”人瞪大眼睛看着我惊呆了,随后,他冲我破口大骂道:“你这个小崽子还敢跟‘老子’这么说话。”并随手拽住了我的衣领口。我还在大声争辩:“我爸爸有问题,你上我爸爸的房间翻去,这是我的房间,你们凭什么乱翻我的东西。”这下可把这个戴着“红袖标”的“革命造反者”若火了,他一手拽着我的衣领口,一手张开巴掌冲我的脸左右开工的打起了嘴巴,嘴里还不停的骂着污秽的语言。他足足能打了我二十多个嘴巴。

当时,我已经被他打的口腔流血,眼前直冒金星,争辩的语言已经没有了。我只能低下头张开两臂奋力地遮挡着。无奈------愤怒------反抗。我低头一眼看到在旁边茶几上有一件电工用的三大件工具套中有一件手扳子。我一股急劲,伸手抓住扳子的打头把扳子抽了出来,使足全身力气向这个还在打我嘴巴的“革命造反者”的头砸了过去。他一躲闪,好象是砸在他的肩上了。可能是我力量用的过大,扳子从我手中被震的脱落了。他拽我衣领的手也松开了。

就在这时,妈妈冲进了房间,张开手臂死死地抱住了那个打我嘴巴的“革命造反者”,同时,冲我叫着我的小名喊道:“快跑!快跑!”我听到了妈妈的命令,快速转身冲出房间跑出了楼,我拼命地跑着,身后传来追赶者的叫喊声:“抓住小狗崽子”。我一直没有回头,拼命的跑了。跑出好远,我觉得“红袖标”的人没有追上来,才停下来,这时我才发现我满嘴是血,左脸里腮也被打破了,牙齿也被打活动了。(这颗牙过了一段时间还是没能保住,至今这颗牙都是缺位的,我一直没有镶牙。)

从此这笔仇恨埋在了我年少的心里,我暗暗地告戒自己:“这个仇一定要报!” 

几年后,老爷子“平反”恢复了职务。在一个春节期间,我当兵回家探亲。

这天晚上,我到俱乐部看电影。刚刚在俱乐部大门前的大厅站下,就看到三个人从门口剪票进来,其中一个人怎么这么面熟啊?我细细一看,啊!他就是几年前抄我家时打我二十多个嘴巴的那个“红袖标”。仇人相见--------。我不顾一切的冲到他的面前,象他当年一样,我一手拽住了他的衣领口,问他:“你还记得我吗?”他显然已经不记得我了。他有些惊恐迷惑地看着我,轻轻地摇摇头,在喉咙里微弱地说:“不记得了。”我这时已经憋足了愤怒,大声地说:“这会就让你记起来。”随后,我抡开了巴掌就在他的脸上,效仿着他当年打我时的样子,也左右开工的打起了他的嘴巴。同时,我边打还边大声说着:“你当年打我二十多个嘴巴,今天我要加倍的打你”。在“啪啪”的打嘴巴的响声中,我感觉到大厅里所有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啪啪”打嘴巴的响声惊呆了,都莫名其妙的静静地看着。跟他一起来的两个人也傻呆呆地袖手旁观的看着。我一气也打了他二十多个嘴巴。这时,有人认出我了,随后,我就被人拽开了。临被拽开时,我还对这个“红袖标”喊道:“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这天晚上的电影没看成,但是,我多年的仇恨终于喷发出来了,我终于复仇了。哈哈哈!

第二天的上午,我们家来了几位客人。我开了门,先问候了“叔叔过年好”后,就看到其后还跟着昨晚被我报复打的那个“红袖标”。我转身喊了一声:“爸爸,来客人了。”随后,就立即回自己房间取了军上衣、军帽,顺着走廊厨房通院子的门溜走了。

晚上,我很晚了才回家,因为我知道自己犯了错误。老爷子的房间还亮着灯。我被叫了过去,规规矩矩地立正站着,听着老爷子的训斥。老爷子一开始是劈头盖脸一顿“迫击炮弹狂轰乱炸”的吼骂,然后就是机关枪似的纵横交错的大小道理。其实,我好象什么也没听进去,因为我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任凭您老爷子怎么训斥都行,反正是我被打时您没保护着我,现在自己报仇了,我自然很开心。嘿嘿!您老人家随便训吧!半个多小时的训教完了,我正规的给老爷子敬了一个军礼,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第二天,就回部队了。

我的那些经过十几年辛辛苦苦从自己的牙逢中抠出来的,一分钱一分钱攒起来,经过十几年才买的二百多本小人书至今也不知下落。

每当我看到小人书时,这段记忆就会立即展现在眼前。恐怕这段记忆要伴陪到我离开人世时,才会与我一起消失。然而,为了不消失这段记忆,把它记录下来,留在人间。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5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