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常发的博客

一身军装、一首军歌、一个军礼、一声口令、一群战友!

 
 
 

日志

 
 

情人节寄语------一双兰色网球运动鞋(原)  

2009-02-15 15:41:10|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人节寄语---一双兰色网球运动鞋》 (原)

一双兰色网球运动鞋,已经在我的藏衣箱里静静地沉睡了许多年了,白色的鞋带依然那样的洁白,没有一点点的污垢。

那还是我上中学的时候,学校举行体育运动会,我报名参加了跑、跳多个项目。运动会之前,在我们学校的操场上,在我们住宅大院里,我和同学们都开始了自觉的紧张训练。那时,我穿了一双部队的解放黄胶鞋,已经穿了很长时间,黄色的鞋帆布面已经洗刷发白了,显然已经是一双旧鞋了。但是,我还是要穿着它参加运动会比赛。因为,我没有别的鞋了,更没有他们(参赛的一些同学)穿的那种让我羡慕的轻便的运动小白鞋。这样的轻便的运动小白鞋,当时市场也就卖两三元钱,可是,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个奢侈的想法和欲望。然而,就是我的这双已经洗刷发白的解放黄胶鞋也是我平时里十分珍惜喜爱的,平日里保持的十分清洁,遇到阴天下雨泥泞时,我都脱下这双鞋,赤脚在泥水中行走奔跑,很怕污泥侵泡腐蚀损坏了它。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就在开运动会的头一天,我心爱的这双发白的旧解放胶鞋却坏了------右脚鞋的小指处磨漏了,咳!有什么办法呢?我无奈的只能自己找来一块皮子,拿针线自己修补。那时过来的人都会修鞋补袜子。

由于我的战靴临阵之前受了伤,我只能抓紧时间给它医治。我就坐在自家小庭院里葡萄架下小石桌旁认真的给我那心爱的战靴医治缝补起来,院儿里的几个小伙伴和一些男女同学也围拢在周围观看嬉笑着。我笨手笨脚的粗针捺麻线地费了几个小时才缝补好了战靴。可此时,天色已经近黄昏。就在我伸脚穿上试着跑了几步时,突然,一个女生在隔着的花丛树墙后面喊我的名字,我索性地走过去问她找我有什么事时,她那背着的手臂拿出一个纸包递过来,我什么都没有想,就接了过来,打开一看,啊!是一双崭新的轻便的兰色网球运动鞋,这是我曾梦寐以求运动鞋啊!惊喜之中,我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看了她一眼,只见她在暮色之中略有羞色地说:“穿上它,明天好参加运动会。”她说完,还没有等我说什么,就转身快步走了,瞬间就消失在花丛灌木楼阁之间。我一时在惊喜之中,木呆呆的拿着这双兰色网球运动鞋,心中却高兴的在欢呼着:哈哈!我也有一双运动鞋啦!

可是,说来也怪,在第二天的运动会上,我却阴差阳错的没有穿她送给我的那双兰网球运动鞋参加比赛,还是穿着我的那双临阵受伤医治缝补好了的战靴------发白的解放黄胶鞋。然而,那天的比赛进行中,我却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我穿的是一双兰色网球运动鞋。自然,我参加的比赛项目也都取得了冠、亚和第三的好成绩。

从那以后,这双她送给我的兰色网球运动鞋一直珍藏在我个人的藏衣箱里。无论是在之后的山村学校,还是野战的营房,直至安逸的家庭,这双兰色网球运动鞋都一直静静地沉睡在我的藏衣箱里,直到现在还没有醒来。

因为很多的原因,尤其是“文革”的因素,我再也没见过她,也不知她的如今的下落。我曾经询问过一些少年时的个别同学,打听她的下落,可是没有一个人能跟我说清楚她在哪儿。有几个同学只是支离破碎地向我说了一些关于她的消息:离开学校后,她下乡了,她家也搬走了;后来她回城,在一家小工厂工作,后来这家工厂倒闭了,她也下岗了;还有同学说:看过她在商场卖过服装。也有同学说:她的生活过的不好,离婚了,没有孩子。再后来,就都不知道了。我曾经让这些同学带话给她:我在找她。可是至今仍然没有她的消息。

这双兰色网球运动鞋还一直静静地沉睡在我个人的藏衣箱里,至今还没有醒来。

这件事已经淡忘很多年了,但是,这件事的记忆还是那样清晰,可是对她那在暮色之中略有羞色的模样却已经模糊了许多,可能是那时的我还太年轻了,或者说还没有发育成熟。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