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常发的博客

一身军装、一首军歌、一个军礼、一声口令、一群战友!

 
 
 

日志

 
 

《傍晚萎坐在路边的女人》 Changfa/【原作】  

2010-07-10 18:04:49|  分类: 美好的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傍晚萎坐在路边的女人》 Changfa/【原作】

在一个繁华的城市里,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她个子不高,身材匀称娇娆,长相虽不如影星靓丽,但也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和魅人的精明才华。她来自北方,毕业于北方一所大学的文学专业,孤身来到南海边的这座经济发达的前沿城市。她文笔很好,思路清晰明朗,几经努力,在一家报社做了一个专栏的编辑兼记者。她给自己起了个与国父一样的笔名。

现在,这座城市已经是最繁华的城市之一了,但是,那时,这座城市才刚刚起步,火车站周边还没有那么多的高楼大厦,还是那些芭蕉和椰子林木,城市中还能查看到当年渔村的痕迹。

那天傍晚,凉爽的清风微微地抚摸着悠闲散步人们的面容。我们漫步去城市最西边的一家《上海夜总会》。那天晚上,《夜总会》的客人不多,我们几人被邀请坐在靠前的一张桌,这张桌已经落座了两位女孩。我们的到来,并没有使两位女孩感到惊慌,而是表现出落落大方的相互打了招呼,可以看出,两位女孩相儒文雅,穿着虽不华丽但很得体。歌舞期间,我只是默默地欣赏品味着,不曾参与,因为我既不会跳舞,也不会唱歌,只能欣赏品味。当然,不凡也与新老朋友说说话。

交谈间,我了解到两位女孩都是北方人,大学毕业就独闯过来。其中一位个子较高的女孩的父亲,还是北方某省的人大主任。她来这个城市,家中极力反对,至此时,户口还没有落入,其工作也是刚刚找到这家报社,但是条件是要她拉5万元的广告后才能进入,为此,她每天都乘坐公交车为此辛劳地奔跑,据说已经完成3万元的广告了,还差两万元了。其住宿就暂时租住在同来的一个同事、另一个女孩的家中。

这另一女孩,就是本文要说的女孩,其实,说是女孩,也都不小了,已经和当地一个小学教师结婚了,自己并且找到了一份自己比较满意的工作,年薪也是不错的。这位女孩跳舞很有点意识,尤其是那两条小腿十分灵活,在场上蹦蹦哒哒地很是引人注目,两只明亮有神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时的在霓虹灯闪烁下反射出光芒来。她在舞池中欢乐、奔放、忘我的形象显现出新一代女性的自信、豪爽。看来是一个幸福的女人。

初次相逢,大家相互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何年再相聚,谁也说不清,也可能终生不再相逢。

说来也是的,不知道从什么时间开始,地球变得越来越小了,山不转水转。一年后,当我再次到这个城市时,也是那样的傍晚,微风袭来一阵凉爽。我漫步在城市街头,欣赏着现代化城市日新月异的容貌。几十米外,一个女孩孤单单地萎坐在路边沿上,显得与这个繁华的城市极不协调。我慢慢地悠闲散步,从这个萎坐在路边的女孩眼前走过。余光中的她,立即让我惊讶地停住了脚步,是她?是她!

目光相对,我们都认出了彼此。她仍然爽朗地微笑着那还残留着泪痕的面容,闪烁着那还噙着没来得及擦去泪珠的大眼睛,与我热情地打了招呼。

“还好吗?”我问道。

她边擦着脸上的泪痕,边毫不掩饰地说“不太好,还算可以吧!”

“还在报社工作吗?”我还是在问。

“在。”她简单地回答。

“专栏办得不错吗!”我又说。

“哦!你在看吗?”她感到一丝惊奇。

“上次认识你后,我就订了一份你们的报纸,看过几次你办得专栏。”我淡淡地说着。

“请多提意见!”她已经从伤心的泪水中走出,即刻回到了职业状态。

“哈哈哈!”我故意的放肆地大笑起来。“妇女专栏,我能提什么意见啊?”

“你怎么也是‘大男子主义’?”她显示出调皮、埋怨神态。

“哈哈哈!看来,我也是来欺负你的了?”我故意引话。

说话间,我们已经开始漫步在街道旁。昏暗的路灯下,两人的身影时长时短。话语也逐渐多了起来。

她讲述了自己:“我的家在西北某省一个较贫困地方,家里很贫穷,后来父母离异,好在我很努力地学习,大学毕业后,为了自己的生活,就南下到这里来了。那时,两眼一抹黑,谁都不认识。找工作谈何容易?一段时间,没吃的、就去打小工挣口饭吃,没有住处,就流落街头。我哭过不知多少次,眼泪都要哭干了。为了活着,为了能在这座城市里活着,我从一个征婚小广告上认识了我现在的这个“男人”,很快就结婚了,当时,是为了找工作,也是为了解决一时的吃与住。这个“男人”比我大十几岁,身体因车祸不能生育。开始对我还好,可就是不让我工作,要我在家伺候他。那时,我就常写一些稿件送报社,我每出去一次回来,他就像审犯人一样的审问我、打我。后来,我终于在报社找到了工作,他不再打我了,又开始对我好了一些。但是,对我回来晚一点,还是审问个不停。为此,我找了一个同事来我家租房住,就是上次你见到的那个高个子女生,他也就此收敛了一些。我本想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样过一辈子得了,可是,当那个同事搬走后,立即就开始对我非打即骂。我现在真的是怕了,怕得我都不敢回去,也不想回去。在单位,我还要像个人似的说说笑笑,一下班,我就不知道去那?真的。我不怕你笑话我,我真的是害怕他打我、折磨我!”

她说着,仰天长叹了一口气,转身面朝着我苦笑着说:“谢谢你能听我说这些!其实,这些话,我只能对自己说,没想到今天却对你说了。”

我没有回应。

她又自叹“嗨!”了一声,显得很轻松的说:“憋了好长时间了,今天总算说出来了!”

她又转身面对我说:“你要是在这个城市里工作,我也是不会对你说这些话的。我宁可让它烂在肚子里,折磨着自己,也不会与人说出半个字的。”

“哈哈!我在这有很多朋友,你就不怕我把你今天说的话再讲出去吗?”我挑逗的说。

“你不会的,我相信你。”她那双闪烁眼睛直直地看着我的眼睛。

“怎么这样看我啊?”我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哈哈哈!我说对了吧?你是不会说给别人的。”她又彰显出她那顽皮、天真、自信笑容。

“诶!”她开始这样称呼了。“你说我去上学怎么样?”

“上学?”我有些不解。“你不是大学毕业吗?”

“读研究生啊!”她很有兴致的说。

“读研究生?”我随口复出。

“对呀!”她有些兴奋起来,“我已经报考完了,考试也完了,现在就等着成绩公布了。不过,有些人劝我说:你现在的大学文凭已经够用了,何况又有了现在这么好的工作岗位,薪资收入又很好,辞职去上学三年再回来,可不一定有现在的好工作岗位了,还有三年的薪资再加上学的费用,里外可是好几十万啊!对此,我也正在犹豫着,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哈哈哈!怪了!这样的事,怎么会征求我的意见啊?但是,此时此刻我又不能不回应。

“这是你不想念研究生的理由吗?那么。你想念研究生的理由呢?”我问。

她听了我的问话后,低下了头,片刻,她又转脸翻动着大眼睛看了看我,小声地说:“我想离开这个家。”

我没有说话,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我当初报考研究生时,就是想离开他,就是想离开这家。现在,我还是想离开他,离开这个家。”她说得很坚决。

“除了上学的办法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启发式的问。

“我都想过了,比如,现在离婚,他肯定是不同意的,必然是闹到法院打官司。这样就会闹得满城风雨,别人会议论我为了进入这个城市在骗婚。我不想自己把自己毁了。我上学辞职离开这座城市后,再提出离婚,就避开了一些闲话,一些熟悉的人见不到我,也就不会再说什么,可能还能保留着我的好印象呢!你说呢?”

“客观上应该是这样。”我回答。

“看来你是支持我去上学了?”她有些兴奋了。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微微地朝她笑了笑。

“呵呵!我开始问你之前,就想好了,你要是支持我去上学,我就去;你要是不支持我上学,我就不去。去与不去就赌在你身上了。现在,我下决心了,去上学。走我自己的路。”说着,她兴奋地像个小妹妹似的,两手拽住我的一只胳膊轻轻地摇晃着说:“今天遇见你真的让我很高兴。”

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来相遇的地方。

“什么时间走?”她问。

“明天的飞机。”我说。

“什么时候再来?”她又问。

“没有准。”我说。

“好吧!祝您一路顺风!”她伸出手来与我握手告别。

我看着她,似乎担心的在问:“你回哪?”

她看出来了,说:“我回单位,最近一直在单位住着。放心吧!”

说完,她转身走了。在迷蒙的夜幕下,那两条小腿好像还在舞池中那样,蹦蹦哒哒地走了。

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她,也没有任何通讯联系,偶尔拿起报纸看看,专栏上也不见了她的笔名。

她给我留下的只是这段回味的记忆。

 哈哈哈!恕我冒昧,违抗了您对我的信任,我把它写出来了,让所有的人都能看到了。如果,您也看到了,就留个言,写什么你是知道的。祝福您生活幸福快乐!事业有成!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