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常发的博客

一身军装、一首军歌、一个军礼、一声口令、一群战友!

 
 
 

日志

 
 

《算命?》【原作】  

2010-07-04 19:57:52|  分类: 美好的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算命?》【原作】

                           Changfa/【原作】

现在“算命”的很多很多,到处都有。说不清是怎么回事,人们都开始热衷其“算命”来了。你信“算命”吗?

说来,我经历过很多次“算命”,一是玩,二是赶上的,三是人家非要给您算。

先说说在深圳的一次朋友聚会时的“算命”吧。那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了。我们到深圳,一些朋友为我们接风洗尘,在宴席上多座了一位我们不相识的“朋友”,听朋友介绍说:是张天师,很有一些神通。也好,就借助酒性,为我们算算“命”吧!圆桌,就以这位张天师为起点,顺时针开始逐个“算命”。算者口出惊语,听者频频点头,看来此人果然非同一般。圆桌席间,正好我与张天师正对面座位。半圈算下来,到我这,却跳过我,“算”下一位了。一圈下来说的还是蛮有“神奇”之处。举一例:张天师给其中的一位朋友“算命”说:“你最近失点小财,不过会失而复得。”张天师还说:“你一生中要注意点女人。”哈哈哈!说来也巧,第二天晚上,我们在吃饭出来回宾馆后,这位朋友发现手机丢了。第二天,我们去沙头角,这位朋友只好又买了一部手机,然后,试着往丢失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对方尽然接了。原来是昨天晚上吃饭的那家饭店吧台接的,说是车场保安在车场上捡到交到吧台的。哈哈哈,果然中了张天师“算”的“失而复得”啊。随之后来,过了几年,这位朋友的“老婆”尽然不打招呼,悄然与另一男人去了美国。哈哈哈!张天师当年的“算命”都“灵验”了。真准!

一桌吃饭,张天师都给席间之人“算了命”,怎么?就抛下我一人呢?我也奇怪,席间之人也都纳闷?我当然要问,讨个说法。然而,张天师却语出惊人:“你的命,我算不了。”随后,再也不语。席间只是对深圳的朋友说了一句耳语。

席间,我去卫生间,深圳的朋友也跟我去了,我问他,他说:“等会吃完饭,我领人前边走,你落在后边,单独的问问他。”也好,就这样。

席散了,深圳朋友果然领着一帮人在前先行了,我有意落在后边与张天师问个究竟。可没想到,张天师却先说了:“您是罗汉命。”又问我:“你都登过什么名山?”我一时没有回答。正此时,过来一位“小姐”与张天师说话,也就此打断了我与张天师的咨询对话。

事后,我认真的想了想,那时前,我还没有登过什么名山。只是登过的“凤凰山”算是有名的了。

“凤凰山”有五座山峰,当时我登山时,没有看地图,只是顺着陡峭的山路顺势而上,茫然地到达了一座峰顶时,看到一块巨石,上面刻着三个红色大字“罗汉峰”。

至于华山、泰山、庐山、等等名山,都是后来攀登的,在此之前还真的没有攀登过。难道我茫然攀登的“罗汉峰”尽然与张天师说的如此巧合吗?

说来也巧,就在张天师给我们这些人“算命”后的几天,我的一位同事好趣,到深圳的街道旁一位“算命”的地摊僧人“算命”,我也兴趣的蹲在这位“僧人”的正对面观看,同事在我旁边。这位“僧人”是用“阴阳八卦算命”,拿起“阴阳”板口念经轮,然后,“阴阳”落地。然而,僧人却看着“阴阳”目瞪口呆片刻,然后,合掌低头说:“请这位施主让一让”。我不解,僧人又说了一遍,我还是不解,同事此时说:“让你让让,你就让让,往边上点”。好在我顺从了,往边上让了一点。“僧人”又拿起“阴阳”口中嘟囔起来,“阴阳”再次落地,又目瞪口呆,随后呆看我不语。我的同事再次让我再挪一下,我只好又挪了一步,让出中间正对着的位子。此后,“僧人”再“算命”。“僧人”所“算”之言与张天师之语相径。事后,将此时讲与同事说来,其各有说辞。

上述“算命”已经不是第一回了。在1992年初春,也是在深圳,看到路旁一个摆桌的“算命”瞎子,“算”一人10元钱。我们当时三人中有一人无聊就要“算命”,一人“算”过,我也顺着“算”吧,我把10元钱顺桌推到“瞎子”面前,没想到,“瞎子”不但不接钱,反而又给推了回来,就去接下一个人的钱。我奇怪?便问为什么?“瞎子”不语,我急了,“我也给您钱,为什么不给我算?”“瞎子”好像没听着的样子不理我,当我们三人都问时,该“瞎子”才说了一句刚刚能让人听清的话:“这位先生的命,我算不了。”无奈了吧,省下10元钱吧。当我们三人走出近二十步再回头看那“算命瞎子”已经开始收摊不“算”了。怪哉!怪哉!

    “算命”的人不给“算命”的事还有一次,记得那年春节的前一天,也就是年三十。那天下着雪,地上的积雪已经有10公分厚了。我行走在路上,可能是着凉了,胃突然疼了起来,是我很难再坚持行走,便进到一个居民委员会讨口热水。这个居委会里有几位老大妈,她们见我疼得如此这样,便叫我上炕(火炕)暖暖,随后,又忙活着给我烧了一碗热姜汤喝。就在此时,一位老大妈从外边领进来一对父女,小女孩大约能有十几岁,用一根木棍牵着一个双目失明的“算命”先生。大妈们也是忙着给“瞎子”掸身上的雪,又给递上一碗热姜汤,让出炉边的座位,让父女两人取暖。我从这对父女携带的物品中看出,这瞎子是以“敲着堂罗算命”为生的。过了片刻,老大妈们与瞎子父女闲聊了起来,随后,又让瞎子逐个给她们“算命”。由于是大年三十,肯定“算”的都是“好命”。都“算”完了,一位大妈就叫瞎子给我“算命”,我什么也没说,默许了。也就这时,奇怪的事发生了,瞎子突然站起来,摸起自己的家伙,又摸索着抓到小女孩,什么都没有说,就立即向屋外走去。我们一屋子的人都被瞎子的举动弄得莫名其妙。当几位大妈把瞎子父女劝住后,瞎子胆怯地说了一句话:“这位先生的命,我实在是算不了,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随后,瞎子还一连几句“饶命、饶命”的微声细语,站立在门旁,那个小女孩好像似吓着了,也紧紧的拽着瞎子的衣角不松手。这时,一直都没说话的我说:“老哥,别害怕!我也是路过的,胃疼进来休息的。”瞎子听我说话,忙转向我点头说:“我这就走,这就走。”我不明白,瞎子怎么会如此这样?当我和大妈们一再挽留后,瞎子才肯再次坐下。闲谈之中,瞎子一再表明是为了糊口为生而已,而且瞎子还拿出了一些证明给居委会大妈们看。我观察该瞎子确实是一个真瞎子。轻松之后,瞎子说出一句让我们在场的人都很吃惊话,瞎子说:“我一进屋,就感觉有一道白光。”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那年,某公社人保组(公安派出所)接到举报:说XXX大队有人要进北沟烧香拜仙,要人保组派人制止。当时,我(知青被抽调公社上山下乡办公室工作)正好赶上,听说后,就找人保组长请求一起去看看,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很好奇。人保组长答应了,我又跟人保组老周借了一把三号匣子枪,内有三发子弹,就随人保组的两个同志骑车上路了。离这个村子还有二里地时,我提出:我先从这边翻山过去,守在北沟的老榆树处,你们两个不要进北沟,就在村大队部等着,听到枪声再往北沟迎我。就这样,我翻山进了北沟,就隐蔽在北沟老榆树的北面30多米处的茂密树丛中。这棵老榆树得五六个人才能环抱过来,树下还有一个一人来高的大树洞,看来这棵老榆树也得百年以上了。我刚在茂密的树丛中隐蔽下来,就看见一个五十几岁的妇女挎着一筐子,从村里走了出来,直奔北沟老榆树而来。当这个妇女离那棵老榆树还有二三十步远的地方,这个妇女就不走了,呆立的站在那里,一直往我这边看。是不是发现我了?我仔细地想了一下:树丛茂密不可能发现我,我没有动,继续观察着。随后,这个妇女就顺时针地开始走起圈来了,走了能有二三十圈又停住了,还是往我这边看,接着,又逆时针地走起来,也走了二三十圈,又停在那里往我在边看。她呆呆的看了一会后,突然,扔下挎筐就一直往村里跑去。我一见她跑了,就从隐蔽的树丛中冲出来,大喊站住。她可不听你的话,拼了命的往回跑。我顺手掏出三号匣子枪朝天“叭、叭”两枪,按事先说好的,给在村里的人保组同志报信。我下了山坡,捡起那个妇女丢下的筐和落在地上的什么蛇仙、狐仙等等的牌位、供品等也进了村子。在村大队部,我询问了这个妇女。她说:“当我快走到老榆树大约还有二三十步远时,就见前边有一道白墙挡着,我想绕过去,左绕不行,右绕也不行,怎么走都走不过去。我想坏了,是不是我作孽太多,仙人不见我,要惩罚我啊?吓得我扔下东西就往回跑。往回跑时,还听见神仙喊我站住,我那还敢站住啊?要是我站住了,神仙肯定要惩罚我啊。”哈哈哈!听她这么一说,我到哈哈哈大笑起来。此事回来后说给别人听,都说我避邪。

实在是没有想到啊!这样离奇相似的事,却在此生中发生过多次。记得那年我去海南东山旅游,山上烧香拜佛算命的人们多的在厢房几个僧人桌前排队。我观察里边有个空桌,没有僧人,我便如此落座,手持一掌,(当时留光头),让人给我留下一个全方位的影像。随后,又往山上走,在一处庙前,有守庙人员让我进庙参拜,说是一个什么将军的庙,我不假思索顺嘴说出:“是我拜他,还是他拜我?”几位守庙人员一时惊讶的相互面视,与我随行的人此时也对我说:“别乱说。”我感过意不去,就上台阶进庙。由于没有香客,庙门是关着的。当我抬手正要推开庙门时,一阵强风突然吹来,把庙门吹开了,我踱步跨过门槛,一位守庙人手持香火欲递给我,却被我身后跟随的最开始让我进庙的守庙人员挡住。我随意地观览一下,就退出了,站在围栏处往山下拍照。此间看见那几位守庙人员维在一起嘀嘀咕咕说着什么。而我又慢步浏览它去了。

类是怪事回想起来不凡还有。记得那年,我去北京白云观参观浏览,在神仙堂里观览诸位神像,顺便按生辰八字寻找自己的仙位。说来也巧,还真的找到了,据说不是谁都能找到的。当我围绕仙位转游浏览时,尽然发现一百二十年后,其仙位变了,不再是原来的位子上了。为此,找来堂内门口的小道士询问究竟,该小道士尽然回答不出来,说句:“施主稍等”,便匆忙离去。我不在意,自我站立揣测琢磨。不大一会,小道士尽然找来一位留着山羊白胡子的老道士带着两个小道士匆匆赶来。我自问题,老道士也是围绕仙位浏览转了一圈,回首对我说:此堂刚装修完,仙位摆放错了。一再恩谢。当时围观游客十余人,借此也都开始寻找自己的仙位去了。我也拜谢老道人,自携妻游览朱熹圣像去了。

再有怪事,那年秋季老家观光。农民们都在地里收割苞米,我们也是随便走走看看。当我们走到一山凸凹之地境处,我自觉一股寒气袭来,不觉口中说出:“此地阴气怎么这样大啊!”此话一出,已被割地收苞米的几位农民听到。其中一位农民说:阴气大是在因那边有两个坟头。我望去,果真有两个无碑坟头在山凸凹之处。我一时唐突口无遮拦地说:“此坟也是绝户坟。”话一出口,有些后悔,但是,有人真的向我说:“那两个坟头埋葬的人,真是没有后代的人。”

我自己也感奇怪,怎么会说出此话。

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很多一时能以认识、理解、解释的各种千奇百怪的事物,只要把他们联系起来,就有一种“迷魅”的味道。其实,有些事实就是这样,信不信就由自己了。再举一列:有人曾看手相给我“算命”,看我手相上的生命线,有一处细小断纹,言我在28岁---30岁期间有一场大病。果然,我在30岁时,因冰天雪地、风寒露宿、劳累成疾,患上了“风湿热”病症急性发作。不得不住院治疗,后又在省干部温泉疗养院继续治疗半年。现在,这个“断纹”仍然可以在手上看出。事实就是如此,但是,我知道,患病的原因是我多年劳累成疾、年轻不注意所致。与手上“纹线”只是巧合而已。哈哈哈!人生巧事多多,就当玩笑罢了!

上述说的都是我所经历的事实,没有虚假。不过,对“罗汉命”我还是不理解。有一回,我去三山岛半壁禅院庙门浏览观光,顺便就“罗汉命”咨询了这家庙门的主持。他说:“罗汉命”的人应该恭喜啊!主持还说:“罗汉命”是民间“算命”的一种说法。对此,主持也没有再深的解释。

无论怎么样,我是不信“命”的。不过关于《道》、《佛》的书确实没有少看。总觉得《道》是国人的原始文化,《佛》是外来文化。《道》中还有一些天文地理知识和常识,以及对自然界未解之谜做出了一些神话解释,读来还是有些味道的。而《佛》则是外来文化,在中国之所以扎下根来,是《佛》与《道》相结合之生存下来。“僧人”西天取经,贯彻人们一套《佛》的“静心”思想文化,更多的人是在《道》的基础上接受的。比如:菩萨观世音。有传说:菩萨观世音是先男后女。还有传说:菩萨观世音是先《道》后《佛》。更有意思的传说是:八百罗汉都是先为《道》后归《佛》成“佛”“仙”的。不过这些传说,不无来头,大有实例可证。

然而,无论《道》还是《佛》,都是人们思想精神上的一种信仰罢了。俗话说:“信则灵”,反之,“不信则不灵”也。我说过:我是不信“命”的,所以,我也不信《道》,也不信《佛》。不过,作为一种文化,还是要学习一些《道》、《佛》知识的,这样也能与民众相溶一体说说笑笑,有个思想文化交流平台。

  评论这张
 
阅读(398)| 评论(4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