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常发的博客

一身军装、一首军歌、一个军礼、一声口令、一群战友!

 
 
 

日志

 
 

《红楼梦》书中第五件“淫”案故事  

2011-04-20 16:04:40|  分类: 读书感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书中第五件“淫”案故事:

淫魔贾琏偷娶尤二  凤姐怀恨阴谋除之

贾氏兄弟酒兴淫妓  尤氏姊妹借酒嫖娼

《红楼梦》书中第六十四、六十五回中写道: 近因贾敬停灵在家,每日与二姐儿三姐儿相认已熟,不禁动垂涎之意。况知与贾珍贾蓉素日有聚麀之消,因而趁机百般撩拨,眉目传情。”贾蓉对姨娘也不怀好意,“素日因对姨娘有情只因贾珍在内,不能畅意,如今要是贾琏娶了,少不得在外居住,趁贾琏不在家,也来鬼混之意。”果真,在贾琏偷取了尤二姐后,“贾珍趁贾琏不在家,也来鬼混了两次。”尤其是贾琏正偷取尤二姐时,又接受了贾赦玩够了,赏给他一名叫秋桐的十七岁的小丫头为妾,而“贾琏叩头领去喜之不尽”。

贾琏之偷取尤二姐自然是瞒着妻子王熙凤,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凤姐闻风后,先是询问丫头们核实,随后又泼醋大闹宁国府;再随后又接受了尤二姐住进了厢房,表面上“凤姐和尤二姐和美非常,更比亲姊亲妹还胜十倍”。

且说凤姐在家里家外待尤二姐自不必说得,“只是心中又怀别意”。凤姐虽恨秋桐,且喜借她先科发脱二姐,自己且抽头,用“借剑杀人”之法,“坐山观虎斗”,等秋桐杀了尤二姐,自己再杀秋桐。主意已定”。凤姐上下挑拨,“弄得尤二姐要死不能,要生不得”。“那尤二姐原是个花为肠肚雪作肌肤的人,如何经得这般磨折,不过受理一个月的暗气,便恹恹得了一病,四肢懒动,茶饭不进,渐次黄瘦下去”。结果“尤二姐心下自想:‘病已成势,日无所养,反有所伤,料定必不能好。况胎已打下,无可悬心,何必受这些零气,不如一死,倒也干净”。随后,尤二姐吞金而死。

话说到这里,文中并无作者“淫”字笔墨,读者可细看书中:尤二姐“声名很不好听”,“在家做女孩儿就不干净,又和姐夫有些首尾。”是“没人要的东西”。尤二姐之妹尤三姐说:“你我生前淫奔不下,使人家丧伦败行”。又说:“然已将人父子兄弟致于麀聚之乱”。

“你我”(尤二姐和尤三姐)到底怎样“使人家丧伦败行”,“将人父子兄弟致于麀聚之乱”的呢?

书中写道:贾琏、贾珍与尤二姐和尤三姐一起喝酒时,“也不承望尤三姐这等无耻老辣”。“这尤三姐松松挽着头发,大红袄子半掩半开,露着葱绿抹胸,一痕雪脯,底下绿裤红鞋,一对金莲或翘或并,没半刻斯文。两个坠子却似打秋千一般,灯光之下,越显得柳眉笼翠雾。本是一双秋水眼,再吃了酒,又添了饧涩淫浪,不独将她二妹压倒。据珍琏评去,所见的上下贵贱若干女子,皆未有此绰约风流者。二人已酥麻如醉,不禁去招她一招,她那淫态风情,反将二人禁住。那尤三姐放出手眼来略试了一试,他兄弟两个竟全然无一点别识别见,连口中一句响亮话都没有了,不过是酒色二字而已。自己高谈阔论,任意挥霍洒落一阵,拿他兄弟二人嘲笑取乐,竟真是她嫖了男人,并非男人淫乱她”。

难怪书中“柳湘莲评说:‘除了那两个石狮子干净罢了,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