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常发的博客

一身军装、一首军歌、一个军礼、一声口令、一群战友!

 
 
 

日志

 
 

《死去话来的姑娘》【原】【故事】  

2011-08-13 18:09:27|  分类: 美好的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死去活来的姑娘》【原】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是在四十多年前发生在辽宁东部山区一个叫黑石木村的故事。

       黑石木村位于很偏僻的深山大川之中,村子里只有几十户人家。村民的生活只是靠种植一些山坡地,勉强度日生活。村里连个小学校都没有,也没有电灯,家家户户还都点着煤油灯过日子,一到晚上,村民们为了节省几个灯油钱,早早地就熄灯上炕休息睡觉了。在村东头住着的一家三口,老两口子四十岁才有了一个姑娘。如今这姑娘已经十七八岁,可以说在这个村里也算是个很漂亮的山村姑娘了。按这里的风俗,姑娘已经到了出嫁的年龄,自然上门提亲的也不算少,可是父母都闲对方“贫困”都没有答应。这姑娘也是一把劳动的好伸手,家里家外的农活都拿得起。一家三口的生活虽然贫困,但还饿不着,日子过的很平淡。

       这一天傍晚,家中蒸了一些地瓜(红薯),熬了一些玉米粥,捡了一些小咸菜。就是晚饭了。姑娘从外边干活回来,就直接先上了炕,伸手拿起先端上小炕桌的地瓜就往嘴里吃。父母还在外屋忙着端粥和小咸菜,嘴里还说着:别急,先喝点粥。说着,端着粥进里屋,却见姑娘坐在炕上小饭桌前,挺着脖子“呕呕”两声,就一头栽倒炕上。父母忙上前叫喊,但是,姑娘已经不做声昏死过去。老汉忙去村里喊人。待喊来村民时,姑娘已经直挺挺地躺在炕上没有了呼吸。-----姑娘死了。老两口子别说多伤心了,哭得死去活来。

       按当地风俗,没出嫁的姑娘死了,不能停尸。村民们帮助忙活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入棺材,抬出家奔村子后山坡上埋了。入棺材时,父母把姑娘平时的一些生活衣物和用品、以及姑娘平时喜爱的一些东西都装进棺材里陪葬了,省的日后父母见了再思念女儿。埋葬完女儿后,按当地风俗,老两口自然还要摆上几桌招待一下前来帮忙的乡亲。忙忙活活了一天,傍晚入夜,又累又伤心的老两口坐在漆黑的炕上默默地落泪。

       屋外漆黑,天上只有淡淡的几颗星星在时隐时现,凉意的秋风嗖嗖袭来。突然,房门被人拽动,随后连续地敲门声响起,一声声女人的“爹!妈!开门啊!”随之而起。老两口顿时吓得不知如何是好,自信是女儿的阴魂回来了,忙跪倒磕头祈祷。可是,拽门、敲门的声音越来越大,叫喊““爹!妈!开门啊!”的声音也越来越大。甚至周围的邻居也在睡眠中被惊醒。老两口跪着磕头祈祷一阵子后猛然想起,既然是女儿的鬼魂回来了,不能不让进门啊,老汉就忙爬起来,战战兢兢地把门打开,只见“女儿”风风火火地冲进屋里就上了炕,一个劲的说:“冻死我了,冻死我了”拽过被就围在身上。老两口被吓得站在屋地中间直哆嗦不知所措,老太太瞬间缓过神来,忙给“女儿”倒了一碗暖水瓶中的水递过去,只见“女儿”端起来就喝。

       这时,已经被惊醒的村民中,有胆大的就拿着手电筒过来瞧个究竟,到门口,隔窗往屋里一照,这不是见鬼了吗?吓得惊叫着立即就往回跑。此时,惊动了村里所有的人,都起来了。胆大的在“生产队长又是民兵排长”的带领下来到了老汉家。一见,果然是上午一早埋葬的老汉的女儿,也吓得不知所措,一个个都不敢进屋走近一步。忙派人去喊“五七战士“老韦”。

      “五七战士老韦”,瘦高大个,原是东北局的一个厅长。这天下午才从省城回到村里。老韦来到老汉家,先拿手电照照,然后就让点上煤油灯。当地风俗是不能在鬼魂面前电灯的,但是,此时老韦的话却没有人反驳,而是顺从的把煤油等点上了。老韦来这个村插队已经快一年了,平时也认识这个姑娘,这个姑娘也认识老韦。老韦坐在姑娘对面,心平气和地与姑娘开始唠嗑。

        据姑娘说:她睡了一觉,起来看见一片漆黑,吓坏了,起来就往有亮的地方跑。当跑进村子,就直接奔家门敲门,爹妈不给开门,就使劲拽门敲门,大声喊。当问她是从那里跑回来的,姑娘说不清。老韦听后,就让姑娘躺下好好休息,姑娘说饿了,老韦又让给姑娘做点粥喝。然后,老韦退出屋,简单的询问了生产队长一些情况后,就让队长带几个人跟着一起上山,到埋姑娘的坟地去看看。

       村民们打着灯笼火把一起来到埋姑娘的坟地一看,姑娘的坟已经被挖开了,棺材盖也被劈开了,随葬的物品散落在里里外外,在挖开的坟旁边还有一把破旧铁锹和一把斧头, 哈哈!显然是有人来把姑娘的坟给挖开的。

       老韦拿起铁锹让村民辨认是谁家的,生产队长一眼就认出是村里一个“光棍”的。

        老韦让村民把坟地的东西收拾起来,就一起下山了。大家一起来到“光棍”的破草房,“光棍”此时已经吓得更加哆嗦起来,一个劲的给大家磕头,祈求饶命。老韦安慰了一下“光棍”,便询问起来。

        据“光棍”交代:姑娘死了,他也去帮忙下葬去了。看到随葬的物品,就起了“贼”心。天黑后,就拿着铁锹和斧头上山,挖开姑娘的坟,撬开棺材盖,就把里面的东西往外拿,看到姑娘身上穿的新衣服,就上前准备扒下来,当把姑娘搂起来准备扒衣服时,没想到死去的姑娘深深地喘了一口气,还轻轻地“啊”的一声,这下可把“光棍”吓坏了,他“妈”的一声松了手坐在地上,死去的姑娘又往后“咚”的一声倒下了。“光棍”吓得起身就跑,铁锹、斧头也都顾不上了。跑回家后吓得还没缓过来呢,老韦就带着村民来了。

       哈哈哈!从“光棍”家出来的老韦大笑了起来,原来如此啊!“好!好!好!”老韦连说几声“好”。

       可是,村民们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个个都纳闷,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回到姑娘家,姑娘已经入睡。

       来到生产队部,老韦向村民讲了事情的原尾。哈哈哈!原来,姑娘是吃地瓜噎“死”的,实际上就是一口气没上来,“憋”过去了。埋葬后,噎在喉咙里的地瓜渐渐地融化了,又被盗墓的“光棍”搂起来,这么一折腾,这口气顺过来了,人就醒了。嘿嘿!还真感谢这个盗墓的“光棍”,要不是“光棍”去及时盗墓,这姑娘也就--------。

        

      

       这是我那年有幸参加县里组织的一次学习,在县政府招待所被安排与原东北局粮食厅韦厅长和比较胖的原东北局交通厅孙厅长,两位老“五七战士”老领导住在一个房间时,晚上躺在床上韦厅长讲的《噎死的姑娘》故事;这个期间,孙厅长还讲了“孟昭君出寨”的故事,一连讲了好几个晚上,我就象听连续故事一样。我与两位老厅长在一起吃住学习朝夕相处了半个月的时间。

       十多年后,1983年秋我在兴城的省干部疗养院疗养时,一天早上,我到四疗区的林荫树丛中散步,猛然遇到了一位瘦高个的老首长也在晨练,这位老首长怎么这么眼熟?难道是“韦厅长”。我不敢直接冒犯,就在一边看着想着。这时,一位年龄比较大的,也是来疗养的女领导看到我一直在看着韦厅长,就问我:“你认识他(韦厅长)吗?”我说:“是不是韦溪(音译)厅长?”“是啊!”这位女领导立即对韦厅长喊:“老韦,韦厅长,过来。”当韦厅长走过来后,我亲切的叫了一声“韦厅长!”。韦厅长连忙对我说:“你先别说,让我想想。”我们近在咫尺的相互看着对方,在我的记忆中,韦厅长老了许多,头发都白了。大约数秒过后,韦厅长大声的说:“你是changfa”。韦厅长的记忆力真好!那时我还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娃娃”,没想到已经离休的老厅长却还记得我。

       体态较胖的孙厅长就一直没有再见面了。但是,孙厅长那副和蔼可亲笑呵呵的面容和那有声有色的讲《孟昭君出寨》故事的声音还时常在我的耳边响起。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4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