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常发的博客

一身军装、一首军歌、一个军礼、一声口令、一群战友!

 
 
 

日志

 
 

“我们吃的是‘野’鸡!”【原作】  

2012-09-30 20:07:32|  分类: 军旅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吃的是‘野’鸡!”   【原作】

过节了!好心的战友听说俺近来龙体欠佳,特意送来滋补礼品:活的笨鸡一只。【图下】

  “我们吃的是‘野’鸡!”【原作】 - changfa - changfa的博客

       哎呦!这下可要宰杀于朕了!朕可是从没有过杀鸡的经历啊!怎么杀?又怎么去鸡毛?怎么清理五脏六腑?朕可是只吃过鸡从没有收拾过鸡啊!

       这可怎么办呢?我看着这只鸡,这只鸡也看着我,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嘿嘿!还真有点趣味啊!索性拿出手机拍照下来,发到网上晒晒吧!请位“屠夫”教教朕,怎样做才能“收拾”眼前的这只笨鸡?

       哈哈哈!说到吃鸡,这又让我想起一件往事。起个标题《我们吃的是“野”鸡》

       话说当年在连队,伙食也算不错,天天也能见点肉闻点荤腥,但是,想吃“鸡”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我这个人啊,很简单。兵痞出身,只要能完成训练考核任务就行,其它的吃喝拉撒睡、政治思想工作一概不过问。所以和战士们的关系搞得很融合。小来小去的事也是很护犊子的,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这天星期日,通讯员对我说:“给养员要跟我汇报思想。”

       我当时正闲着看书呢,顺嘴就说:“找我汇报什么,去找指导员去。”

       通讯员又说:“他就要跟你汇报,不想跟别人说。他肯定有什么事了,中午都没去食堂吃饭。”

      “哦!”我放下手中的书,“让他进来吧。”

       “他没回来,在菜地等你呢。”通讯员说。

       “他还好大的架子啊!”我有些不满地说。

        通讯员怕我不去又说:“他说他就信得着你,还特意让我给带话的。”

       “他跟你说什么事了吗?”我问。

       “没有。我问他,他不说,好像挺为难的。”

       我知道通讯员和他是一个车皮来的老乡。如果老乡之间都没有说的话,那么肯定是不好言齿的心里话。何况这个兵大家都叫他“老蛮”,我来的时间短,虽然与他见过几次,也就顺着大家叫他“老蛮”,此时还真叫不出这个兵的名字。我也是个兵出身,深有体验。放下手中的书,戴上帽子,拿着上衣就直奔连队的小菜地去赴“约会”了。

      这个叫“老蛮”的兵啊,一听大家这样叫他,自然也就知道他的脾气性格了,平日里话不多,就是能吃苦能认真干,是个好兵。可也听说他文化程度国小毕业,写封家信都要找个“秘书”。据说他父亲是一位抗美援朝受伤残疾的老兵,拿着自己的战功勋章硬是找到武装部和招兵干部要求把儿子送到部队上的。

       连队的菜地,是我休闲时经常溜达的地方。此时正直深秋,地里的白菜长得非常好,个个都抱着满满的菜心。让人看了都会说上一句“这菜长得真好!”

       在地头的小人字型草窝棚下,“老蛮”正坐着低头想着心事,根本没有注意我的到来。看来这“心事”还挺重的啊!

       “老蛮,你这菜种的蛮好的!真是个行家里手啊!”我打破了寂静。

        - - - - - -

       嘿嘿!咱们还是闲话少说,说说正题吧。

       交谈中,“老蛮”中向我讲述了他的“心事”。

       原来这天上午,连队白菜地里突然闯进来几只鸡,这几只鸡像是俄疯了,逮着白菜心就是一个劲地吃。看菜地的“老蛮”连忙拿一个竹竿挥舞着往外轰赶。可是从白菜地这边刚轰赶走这几只鸡,另几只鸡又从那边冲进白菜地。“老蛮”就顺手从地上捡起几块小石头扔过去轰赶这些入侵白菜地的鸡。可就是巧了,一块小石头直接命中了一只鸡,当场毙命,死了。说来也怪,其它的鸡见状,一下子就都跑得无影无终了。据“老蛮”说,这鸡肯定是附近老百姓养的鸡跑过来的。因为,连队菜地边上是部队营地铁丝网围着的,铁丝网外就是老百姓的玉米地,过了这片玉米地就是一个小村子的几户人家。

       我早就听说:我们营区外的村民都是散养鸡,从来不喂食。这些散养的鸡都是白天到处乱跑觅食,黑天才回到老百姓家院里的鸡窝里过夜。养散鸡的村民也是对多一只少一只的习以为常从不过问。

       哈哈!原来如此啊!“老蛮”看护菜地,不小心打死了一只闯进白菜地偷吃的鸡。不过,这鸡可是老百姓的鸡,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规定,“老蛮”这是犯纪律了。正常是应该跟连里汇报,最起码也得写份检查在大会上念叨念叨。

        我不解地问“老蛮”:“这事你应该跟指导员汇报啊,怎么找我啊?”

        “老蛮”的回答简直让我感到有点吃惊。他说:“指导员太政治了,总是爱上纲上线批评起来没完没了。我都当兵四年多了,正是入党的关键时期,我怕- - - - - -。”“老蛮”低头停了一会又抬起头说:“我是错了,我愿意接受处罚,就是关我禁闭都行。”

       我听了“老蛮”这话说得十分恳切。我没再说问什么,站起来说:“拿着鸡,走。”我就头不回地直奔部队营地铁丝网围墙走去。我感觉到身后的“老蛮”先是傻呆呆地愣在了那里,然后就捡起地上的死鸡跟着我跑了过来。

        我俩人钻过铁丝网,穿多玉米地,走进了只有几户人家的小村。我俩拎着死鸡挨家挨户地询问,说明是来赔偿的,可是他们都说不是他们家的鸡,还说死个鸡算什么,他们养的鸡经常死,赔什么赔?还有人说:犯错误也是这鸡先犯错误偷吃白菜,打死了也是惩罚,应该的;还有人开玩笑说说:打死的是一只野鸡。

       我想把钱留下,可是谁都不接。我又把钱压在死鸡下边放下就走,可是没走出十几步就被几位村民撵上,硬是把钱和死鸡塞给我们。我说是不是钱给的少?我的话一出口,立即惹起一个老汉的不满意,他大声说:“我也当过兵,我儿子也在部队上,这事我懂,你们就当打死一只野鸡算了。”随后,老汉就撵几个村民“都回去干活吧。”接着老汉转身对我说了一句话:“我只希望你们当官的不要为难这个战士,这是一个多好的兵啊!”

       此时此刻此景,我还能说什么呢!我举起右手标准地向这位老班长敬了个军礼。“老蛮”也连忙敬礼,并连声说“谢谢!谢谢!”

       原路返回,我却一句话都没有说,我想了很多很多:当兵不容易啊,带好兵更不容易啊!

       回到连队菜地,坐在地头人字型草窝棚下,呆看着眼前的这个死鸡,突然,我脑海中升起一个念头,大喊一声“吃了它!”

      哈哈哈!还别说,这“老蛮”还真有办法,生火,弄水活泥巴,忙活了起来。

       而我这时又休闲地到菜地里转圈去了。转了几圈回来一看,“老蛮”正拿着泥巴包裹的小鸡在火上烤。

      不一会,“老蛮”说烤好了,扒去鸡身上的泥巴,露出来的是雪白细腻的肌肉。热气伴着鸡肉的芳香徐徐飘到我的口鼻,真香啊!

       “老蛮”掰下一个鸡腿递给我让我吃。真香啊!我大口地吃着,边对“老蛮”说:“你也吃啊!”。

       “老蛮”掰下一个鸡翅也吃了起来。

        我和“老蛮”都高兴地吃着,把这只鸡吃得只剩下了散落在地的骨头。

        哈哈哈!说起来,我吃了两个鸡大腿,“老蛮”吃了两个鸡翅膀,鸡胸脯肉除了我给“老蛮”一小块,都被我吃了。嘿嘿!我俩吃得真开心!

       此时,我还有意地问“老蛮”:“咱俩吃得是什么鸡啊?”

       “老蛮”先是想了想,随后大声说:“我们吃的是‘野’鸡。”

        这件事已经过去好几十年了,甚至说早都忘记了。可是如今,我面对着战友送来的这个活的笨鸡,相互大眼瞪小眼的看着,瞬间一下子想起了和“老蛮”战友吃“野鸡”的故事。真的不知道“老蛮”能否看到这篇我的博文。嗨!不论看到看不到,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在这里我向“老蛮”战友问好了!祝福“老蛮”战友阖家幸福快乐!同时也向那几户村民表示亲切慰问!祝中秋阖家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3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